清若

我还是纯♂洁的老板色,对吗?

一个沙雕脑洞

吴邪:“自打我入雨村以来啊,就独得小哥恩宠,我跟他说要雨~露~均~沾~可他偏不听,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
——————————————————————————
我真的是魔鬼本鬼了,啊哈哈哈哈哈(*´∀`)skr~

美丽的景色ː̗̀(o›ᴗ‹o)ː̖́

【恶友24H】


ooc归我,短小预警。
文笔超烂,勿喷。
—————————————
        金光瑶看着棺材盖上,连带着聂明玦和薛洋的躯体。棺材里还隐约发出凶尸不甘的嘶吼声,紧抓着蓝曦臣衣摆的手终是落下,神情恍惚地看着地上薛洋血淋淋的头颅。往日的儒雅荡然无存,衣着狼狈踉踉跄跄地爬去把那头颅抱在胸前,带着四分疯癫和六分温柔,用身上仅有的干净布料拭去薛洋脸上的血污,一如既往地嘴角微翘:“怎么又把脸弄脏了?脏了就不好看了啊。”然后一模口袋:“哎呀,没有糖啦,成美别生气,我们一起去买糖好不好?要是糖不甜,你肯定又要掀摊子了,算了,掀就掀吧,大不了我赔钱就是了。阿洋你别睡了,我们去买糖啊。”
      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人回应他。“呵呵,好吧,真拿你这个小流氓没办法,走吧,我们去买糖吃。”说着便往外走,只是这次,却没有人阻拦他。
——————————————————————————
没了。
















好吧,还有一点。














        黄泉路上,一个扎着马尾有着可爱虎牙却只有一臂的少年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对着他说:“喂,小矮子,你怎么那么慢啊,再不来我走了!”金光瑶笑着上前与他并肩而行:“阿洋,我来了。”
       

沙雕段子之《斗地主》☞瓶邪

emmm,写的不好,勿喷。
果然我只会写沙雕段子了,ʘᴗʘ。
—————————————————————————
        中秋的时候,小花和瞎子又想体验农家乐的质朴生活,风风火火地来了雨村。吃了晚饭,胖子说要搞点娱乐活动,就掏出来一副牌,我看着那副牌莫名眼熟,随后想起这不是丫天天跟隔壁王大爷玩的那副吗?
        于是我们几个打牌,闷油瓶就搬了个小板凳在旁边看我们打,连输几局之后,我一摊牌:“不玩了不玩了。”胖子见状侃道:“看来咱天真尸见尸起的风范不减当年啊!”我一个巴掌拍过去:“滚你丫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谁知闷油瓶拍拍我说:“吴邪,我来。”我心里顿时惊奇起来:闷油瓶还会这个?转念一想:以哑爸爸的学习能力,看也看会了。不管心里怎么想,当看到倒斗一哥坐在牌桌前用他那价值千金的二指摆弄牌面时,这视觉冲击还真他娘的不是一般大。
        最后,哑爸爸大杀四方,凯旋而归。
         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
中秋节快乐

天哪,最近忽然萌上恶友组的瑶薛,我会被打吗?但是真的好萌啊啊啊,我大概是魔怔了,但是我控寄不住我寄己啊!😍😍😍

向喜欢我的人们致谢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有粉丝,我更新的内容只是生活中的日常。哪怕你只是一个随手,也会给我带来无限的惊喜,我知道我没有什么才华,但正因如此,你的喜欢才显得弥足珍贵,谢谢!(鞠躬)😊☺😉

虽然不长,但每个字都是认认真真打出来的,最后的最后,希望你能一直支持着我,谢谢!(妈耶,这人好不要脸!Σ( ° △ °|||)︴)

哎呀,一不小心就666了,我真无聊ớ ₃ờ

沙雕小段子

面面:(委屈巴巴)买个西瓜嘛!
巍巍:不买 走!
面面:嗯~不要,买个西瓜嘛!
巍巍:(生气脸)不买,走不走!
面面:(快哭了)哥哥最好了,买个西瓜嘛!
巍巍:(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面面:嘤,呸,臭哥哥,(>д<)
………………………………………………………………………………
我都写了些什么鬼玩意?😱别打我!!!
第一次发,不喜勿喷。

忽然发现要开学了,心情沉重( ๑ŏ ﹏ ŏ๑ )